阿根的誓言_杭州网新闻频道
阿根的誓词2020-06-12 11:26:14杭州网 无论是谁只需一推开阿根的小屋,都会被震傻的。小屋里不是日常见到的居家格式,而更像是一个抛弃的尘封多年的杂物库房。杂乱程度、拥堵程度都令人拍案叫绝。当然,这还不是最令人咋舌的,最令人惊诧的仍是两面人字头白墙上的很多墨黑笔迹。布满整个北墙面鳞次栉比的文字,是阿根写于1985年的勉励心声,现在读来,依然像是篇掷地有声的战役檄文。标题是“英勇”,副标题是“重压下的洒脱”。掐指一算,上世纪的1985年,阿根刚好是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。那时,他每天用自行车驮着两筐蔬菜和糕点奔走在十里八村,也算是能赚些小钱的。那天我问阿根:你那时的状况还过得去,为什么写下这篇雄文?阿根扬了扬头,似乎在回想什么,回我:你不了解我!我读了一年高中就回家,是由于家里真实穷,做小贩赚点小钱,并不是我期望的,仅仅没有办法,也是由于家里穷,我只想先赚些钱给两个弟弟读书。我其时有个很大的愿望,就想在家的前山后坡上种上雨后春笋的果树,但家里坚决对立,我四肢被捆住了。想必阿根是在虎落平川的窘境中,在墙上写就下面这样的句子的——“大石之下,一颗坚强的种子能在困难中萌发,焕发,山岩之巅一株青松能在岩石缝中伸进根须,吸吮水分,在暴雨、雷电中牢牢耸立,经年不倒。”十五六年前,四十的岁阿根造好了这间小屋,住进去之后看着这堵白墙空空的,总觉得少了点东西,所以,在一个晚上,阿根架了梯子,用毛笔蘸着墨水,一笔一画地将二十岁的初心写到了墙上。又过了几年,女儿要出嫁,阿根将这篇檄文打印出来,一式两份,用玻璃镜框装帧,一份送给女儿,作为陪嫁品,另一份一向挂在自己床边的窗上。阿根文章的结束是这样的:真实的洒脱是在重压下的英勇,窘境中的自傲力,是在艰苦中发奋,是在任何环境中所具有的自适应、自调节才能。在镜框中文章的签字是骆维根,而写在墙上的签字是骆骏。我问他为什么签字是骆骏?他说不是的,有三个字,骆骏琼,是我自己取的笔名,取快马飞跃、琼浆玉液之意。他说他很喜欢这个姓名。原来是那堆杂物将他笔名的终究一个“琼”字给遮住了。“当我在墙上把‘静’字的终究一笔竖钩写完时,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我觉得那个藏在身体内的恶魔被我吐了出去。”阿根指着南墙正中间那个大大的“静”字跟我说,他神态凝重而投入,似乎深陷回想。“静”不是一个女性的姓名,它是阿根一段至暗韶光的句号。十年前,阿根四十一岁的小弟因情感问题身犯命案。尽管阿根与小弟素日里也有些磕磕碰碰,但打断骨头连着筋,本能与情感都让他救弟心切。但他一无人脉可找,二无金钱可去求得受害家庭的适度体谅。那段时刻,他在山间大声呼喊羊群、在地头挥舞锄头,将身上的力气全都用光,想晚上能睡个安稳的觉,但终究仍是彻夜难眠。所以,他找到了邻近村子的小赌场,带上一百元,每次只押十块。这样时刻过得很快,不过,钱也输得很快。阿根说,仅仅每次深夜骑着摩托回家时,心时空空荡荡的。几个月过去了,他的小弟终究不无意外地被执行死刑。几天后的一个朝晨,阿根早早地起了床,在小屋西面的外墙上写下了“绝赌猛进”四个大字,再返身进屋,架上梯子,写下了那个大大的“静”字。那天,阿根领我到屋外,屋门右侧,还真有“绝赌”两字,仅仅通过十年风雨的腐蚀,笔迹已很淡很淡。“猛进”两字,也被阿根新建立的鸡棚遮挡了。 来历:杭州日报作者:顾春序修改:钟一鸣责任修改:方志华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